林昼

月亮光明又遥远,遥远又光明。

重生之我是安迷修

沙雕原作向(其实不是) ooc 第一人称

安迷修重生穿越凹凸大赛的故事

最近青你2看太多,瞎写东西,毫无文笔和逻辑,勿骂,知道错了

 

 

 

 

0.

  我是安迷修,一觉醒来,我发现我穿越了。

  我穿越到了凹凸大赛。

  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奇怪,因为我本来就是凹凸大赛的参赛选手,但我确实是穿越了,好吧,我现在有点语无伦次,我的意思是我穿越到了凹凸大赛最开始的时候。

  我是怎么知道这一点的呢?我打开终端,发现了我的积分是0,作为一个金牛座,我顿时觉得天旋地转——懂吗?你辛辛苦苦一只一只怪的打,好不容易打到第五名,结果一觉醒来发现全没了,那种颗粒无收救救农民的感觉……我又不是雷狮,积分哪有那么好得的。

  说到雷狮,我想了起来,家里被偷这件事得赶紧和他说说,于是我打开终端,找到他call过去:“雷狮!醒了吗?我知道这件事很让人难以置信但是……一觉醒来我积分全没了!怎么办?”

  “嗯?”我男朋友在那边迷迷糊糊地答应了一声,估计还没起床,就被我叫了起来。这很糟,因为根据我往常的经验,下一秒他就会起床气发作来骂我。

  我听到他那边确实呼吸加快了,三秒过后即将嘴炮骂人,我等着。

可是三秒后:“……你谁啊?”

我愣住了。

不是,睡一觉也不至于把我忘了吧?真睡懵了?

  “安…迷修?谁啊?原来凹凸大赛也有骗子来打电话碰瓷吗?”对方在那边喃喃有词,“你下一步是不是就要让我给你转账了?”

  “不是!哎,等等——”

  不等我说完,那边就挂了通话,我听到了迷茫的占线声。

  为什么我男朋友也不认得我了?

 

 

 

1.

  我是谁?安迷修,整个凹凸大赛最独立的男人!从小跟着师父见过大风大浪的我,又怎么会被这种小事吓到?

  在我连给雷狮打十个电话求他清醒点、但是他并没有清醒过来并反手把我拉黑,我终于意识到:不对劲。

  再经过更多方面的求证后,我进一步意识到:我穿越了。我穿越到了凹凸大赛刚开始的时候。

  但是我丝毫不慌。

  因为这些事都是我经历过一次的啊,从今往后发生过什么事我都清楚,又怎么会害怕!

  我,安迷修,整个凹凸大赛唯一一个拥有剧本的男人,我在此立下豪言,虽然我受了诅咒,但是在第三季第29集之前,我都不会挂。

  就是这么的有自信!

 

 

 

2.

  凹凸大赛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我认识所有人,但是所有人都不认识我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显得有点自来熟,很可疑,不过没关系,我本来性格就比较自来熟。

  让我觉得有点奇怪的是,我见过的所有人,身边都有一个及以上的圆球跟着,那个圆球黑黑的,还闪着光,看起来有点吓人。据我观察,艾比小姐身边有一个,嘉德罗斯身边也有两个,雷狮身边也有两个,金最夸张,他身边有十个!

  而我,一个都没有。

这个让我觉得有点迷惑,圆球是大赛的新设置吗?但是想不了那么多,我还得忙着打怪赚积分,赶紧打到第五名去。

  除此之外,我的业余消遣是重温台本,作为一个知道后事如何的人,我决定重新书写自己的人生。众所周知我是凹凸世界颇有名气的……恶心帅,这一次不会了,我都知道台本是什么了,我要好好表现,绝对不让大家感受到一分一毫的恶心。

  虽然我还是挺奇怪的,到底哪里恶心了?挺正常的啊?

  最重要的是雷狮,我记得我们是第二季第八集有一场,但其实我们在第一季私下就打过很多次照面了,就是打来打去,不过不用担心,反正连皮都不会破的——说明我们之间的较量非常考验技巧性——真正确认关系是在第二季最后一集之后。

  那个时候我们刚刚死里逃生,身上惨兮兮的挂着伤,很狼狈,看着对方就笑。越笑越大声,也不知道在笑什么,然后笑着笑着我就突然说:“雷狮,呃,有件事……”

  他不笑了,转头看着我。

  “你想不想谈恋爱?”

  “嗯?”他反问,我听不出来他的语气。我更紧张了,咽了口口水。

  “我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说到这里我突然说不下去了,所有的话卡在喉咙里,像鱼刺一样,我为我突如其来的怂感到痛心。

  “和你在一起。”

  雷狮说了下去。

  把我一惊!为什么他会知道我心里的想法?反常必有妖。

  “啊,其实,不是,我没有那个意思,真不是那个意思,雷狮你误会了,我只是想问问你有没有谈恋爱的打算……”我负隅顽抗两分钟,最终放弃,“好吧。是。”

  然后他答应了。我们就在一起了。

  ……

  是不是非常的丢人!

  每当我回想起这个事情、每当雷狮恶意提起来这个事,我们俩共同的感受:安迷修,你当时确实很丢人,不然也不会被雷狮当谈资当了大半年,茶余饭后必须谈起。

  还好凹凸世界第二季正片没有把这里拍进去,不然我可能会被笑更久,经典永流传。

  既然我这次重生,掌握了所有的剧本,那么我就要掌握主动权,我的意思是:这次我绝对不会表现得那么傻了,我的告白一定是完整的、清晰的、流畅的,我事先会把告白的稿子排练一千遍一万遍,让雷狮知道真实的我不是那样的!

  而且,这次一定是我先去吻的他。

不得不说,我对主动权还是挺在意的,有竞争精神总是好的。

我的时间还很长,距离我第一次见雷狮还有好几集——当然,凹凸世界第一季并没有把我们的初见拍进去,我们的初见也很傻。

怪不得我,要怪就怪反派长得太好看吧,我忍不住多看了一眼。

不过这次我又将改写历史,要是知道后面有那么多交集,我初见时绝对不会多看他那一眼!

——这样当时就不会被他突然回头给抓个正着了,尴尬。

 

 

 

3.

  初见很好,本人大步流星向前走,没有回头,非常的男子汉。

  虽然非常迷惑的是,经过我的时候,雷狮的黑球球突然转向我,发出了“咔嚓咔嚓”的声音,很像在拍照。

  怎么回事?

  黑球球,据我观察,是不会对它主人有攻击力的,那它们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呢?

  很快我就知道了。

 

 

 

4.

  我没想到,雷狮竟然会这么快找上门来,我喜即将形于色,但还是沉下来了脸,正义人士见到反派不能轻易笑逐颜开。

  “我说明一下来意,”他自顾自的进屋坐下,“虽然很不愿意,但是我即将要和你营业,所以我事先来打个招呼。”

 营业?什么营业?我懵了。

 “摄像头先关一下,这个属于私密谈话,不能播。”雷狮突然转头对黑球球说话。

 摄像头?!

 雷狮对我的一脸痴呆也很惊讶:“你竟然不知道?”

 在雷狮的描述下,我终于明白,我穿越的不是凹凸大赛,而是《凹凸有你2》——没错,2,这还是个第二季!

《凹凸有你2》是一项真人秀节目,来自宇宙五湖四海的101位凹凸好汉欢聚一堂,上演着真实的凹凸101。而《凹凸有你1》中获胜出道的前辈们则或成为了PD或成为了飞行导师,俗称七神使……怎么这个话听着这么扯淡又熟悉的啊?

我想起了很久之前,我跟着我师父去地球游历时看过的一种选秀节目,旗下分别是:偶像练习生创造101青春有你……

不是吧!我成了选秀选手?!我发出了悲鸣,我感觉下一秒我就要被秋姐提问“Can you dance?”

而大家身边的黑球球,就是摄像机,24小时跟拍。

“怎么我没有?”我发出了疑问。

雷狮怜悯地看了我一眼:“你太糊了,个人练习生出道还没有背景,所以没有镜头。”

“……”这个答案让我异常的不甘心。但是想了想,目前有镜头的确实都是大公司出来的,雷狮他家是雷王星皇族;嘉德罗斯是圣空星大宝贝;金是节目组天选之子,而且他姐姐还是PD……

概括下来:我好惨!没有背景的我只配在后排捡垃圾!

“开玩笑的,第一季没有你。”

“所以,既然都没有我的镜头,那为什么要我和你营业啊?”

“因为上次咱俩见面的时候,我的镜头拍到了你!”说到这里,雷狮就开始咬牙切齿,“我真的搞不懂那帮女的怎么想的,我们俩就擦肩而过一下,竟然觉得咱俩是cp?!这年头拉郎都这么不带脑子的吗?”

“……所以?”我没太听懂。

“所以你吸血上位了,懂?你借着那次擦肩而过一战成名,现在咱俩成了节目最高人气的cp,所有人都等着看我们营业。”

我打开了终端,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有了安雷超话,cp排行榜排第一,点进去一看,本人帅照赫然显示在上面:“捞一捞安哥啊!看看安哥!多好的孩子被节目组一剪梅啊!送安哥和雷总一起出道!”

我沉默了。

“虽然很恶心,但是为了我们的出道位,我们必须得好好营业。”雷狮说。

“出道位?”

“前九啊!”雷狮恨铁不成钢,“咱们的排名除了靠自己打拼外,剩下一半都是靠场外观众喝旺仔喝出来的,搬奶打投,懂吗?所以观众缘很重要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别沉默,你不高兴我也不高兴,但是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。”雷狮说,“我想尽快脱离我家族独立行走,毕竟我哥还是X导师在监视着我。路人盘对我来说很重要,我们互相利用上位走花路,懂?”

“……”

“逢场作戏而已。”雷狮拍了拍我的肩,“这就是现实,我也不会做太出格的事情的。”

“好的,我会好好营业的。”

逢场作戏……吗?

 

 

 

 

 

TBC.

如果有人看且没人骂的话可能是个连载

有人骂的话我就躺下装死(。)


各位亲爱的朋友

虽然我已经明确表达过不扩列而且在qq验证方式上也写了,但是每天还是有朋友来加我,搞得拒绝的我很困扰,于是我来全方位打消各位想扩我的念头:

1.还是希望各位看文就止于看文,距离产生美,加了我之后发现我大脑不正常再删我岂不是很尴尬?对于这个问题,那些已经删了我和屏蔽我的朋友应该很有心得体会,各位可以请教一下。

不过大脑萎缩的我依然身残志坚的写文,挺励志的。

2.说想看我空间舞安雷的,其实我空间安雷含量不高,远没有大家cue安雷的频率高。我其实只是个喜欢安雷的路人吧,除了安雷我还搞很多。

比如我追星,想必各位对三次元明星不感兴趣,为了各位列表的一片净土!(在这里欢迎搞青春有你【第一季】和摇的朋友们和我深入交流)

3.空间里有关安雷的脑洞和嗑学发现,都会搬运到小号,想看舞安雷的可以去小号看。

4.比较喜欢骂人,所以玻璃心的姑娘不要加啦,毕竟历史上真的有人被气死过,真实的故事。


就这样😃😃不想让太多宝贝幻想破灭了,各位看看文就好,至于我本人,不值得各位接触

(毕竟谁会想去接触一只野味呢!)

来了来了,木花大麦!!!

椛间月:

《Soul Traveller》本宣

预售时间:3.28晚8时--4.28
预售地址:点我 
发货时间:预售结束后一个月

从本博红心/蓝手、评论中抽出二位送全套本子


刊本信息:

原作:《凹凸世界》
配对:安迷修X雷狮
规格:A5,总字数26w,400+p,封面工艺标题烫金
单本定价:75R(随本附赠两张珠光明信片)
特典:25R

特典通贩前20赠送,可加购

参加cp26场贩,场贩前10赠特典


参本人员:

作者:椛间月
封面设计:武宁路麻辣小龙虾@武宁路麻辣小龙虾 
内插:白质@海底月是 、羽柒@羽 
G文:八喜@林昼 ,年@不刷到天草语音不改名 ,由然@煲仔饭在不在 
G图:溪鸩@水鸟 ,兮矣之@兮矣之 
明信片:兮矣之@兮矣之 ,炭烧狗子@美味鸡块 
特典吧唧:林白@木木白 
特典文件夹:柴@醋汁 
代理:赤月工坊@赤红之月 


注意事项:

购买前请备注问题答案,不备注不发货

Q:本文安雷确定关系的星球(两个字)

答案在20章之后,非第一章:)

禁止家长代购!

禁止家长代购!

禁止家长代购!



——

我终于生出来了(颓废)谢谢大家支持…!

试阅走这里 

【安雷】非典型包养关系

大学生安x大学老师雷 老师包养学生

随缘阅读,写着仅为好玩,介意则不要看,以免被气出不必要的疾病




这是安迷修被包养后第一次和雷狮单独吃饭,他有些紧张。

  他把菜单竖着立在桌子上,半张脸被四四方方的挡住,只露出一双眼睛。他的心思显然不在菜单上,因为他还要时不时心虚地偷看一眼雷狮。

他看到雷狮比他轻松得多,双手交叉抵在下巴,对上了安迷修的眼神,翘起嘴角回给他一个笑。被发现偷看的安迷修赶紧低下头,把整张脸重新埋回菜单,假装专心点菜,不被他发现自己脸红。

可这菜单又使他不得不重又抬起头和雷狮交流——他听到雷狮对服务生说点两份吉娜朵,他对着菜单查了一下,才知道吉娜朵是一种昂贵的生蚝。

“老师,”安迷修叫了雷狮一声,雷狮停下和服务生的交流,转头看向安迷修,安迷修顿时有些不好意思,声音也跟着小了下去,“那个,不用给我点了。我,我…吃不惯生的。”

“哦,没事,”雷狮不以为意,“那就点熟的——服务生,点一份鹅肝炒饭。”

“鹅肝炒饭有会员套餐,配香格里拉松茸汤,请问需要吗?”

安迷修又低头,在菜单上紧急一阵寻找,鹅肝炒饭会员套餐……1888元!安迷修看到这个价格吐了吐舌头,忍不住说:“太贵了,老师,我回去随便吃点就好了……”

“来都来了,给你点,你吃就行,别丢脸。”

好吧。

鹅肝炒饭上来的时候,安迷修拿着勺子对这1888块钱的菜望而生畏,但架不住实在太好吃了。他本来不太爱吃鹅肝,可这里的鹅肝一点也不腻,外焦里嫩,入口即化,除了红酒的香味外,竟然还有食物原本的清甜。

于是安迷修把一盘炒饭吃得干干净净,他不想浪费粮食,连配菜面包也吃完了。雷狮看着他嘴上的面包渣笑,安迷修不知道他在笑什么,但也跟着一起不好意思地傻笑,挠挠后脑勺说:“我吃饱了。”

“那就该你喂我了。”

说话的人倒是说得轻巧,但是把安迷修吓到了,他睁大了眼睛。

雷狮注意到了他的小表情,挑了挑眉,故意逗他:“怎么,不愿意?”

倒不是不愿意,只是不太好。安迷修想了想,他是被包养的,既然是被包养……那么喂他吃东西,似乎也是很正常的要求,只是自己考虑得太多了,还是没有习惯现在的身份而已。想到这里,安迷修下定了决心,他拿叉子叉起一块蛋糕,有点手足无措、又有点幼稚地哄雷狮:“那,那你张嘴——”

雷狮伸头,叼走了那块蛋糕,还伸舌头舔了一下叉子,这个动作又引得安迷修脸红。安迷修觉得今天晚上脸红的次数太多了,要被雷狮笑话了。真是的,怎么这么没出息,如果自己也能像雷狮那样就好了,原来这就是成年人吗?

明明我也成年了,但我就丢人。安迷修低下头,这么想道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在一周前,安迷修和雷狮还是很正常很规矩的关系,大学生和大学老师。雷狮教专业课,早在他教安迷修之前,班里就传开了,说这个老师长得帅,还巨有钱,不过就是人有点那个。

有点那个,安迷修没听清,也不知道他们说的那个到底是哪个。他听到女生嘻嘻哈哈,私底下喊雷狮叫“富婆”。

富婆,听起来不是个好词,雷狮老师明明是男的,安迷修不明白。同时被提起的词还有“体育生”,富婆和他的体育生,那几个女生小声地叽叽喳喳,还笑,安迷修更听不懂了。

安迷修也不想懂,他想的只有好好学习,可惜雷狮的那张脸就决定了他注定学不下去。很好看很惊艳的一张脸,他第一次上课的时候安迷修就喜欢上了,他不知道该怎么描述雷狮明媚的五官,如果按照那些女同学说的,这就是一张祸国殃民的脸,当老师简直是让这张脸贬值了几个亿。

他的身材也很好,腰细腿长,确实应该去当明星的,安迷修想。

“没这么好看,怎么勾引到体育生嘛。”女生们这么评价。

体育生,又是体育生。

安迷修想,我喜欢雷狮老师。这种喜欢很单纯,始于颜值,终于才华,雷狮是一个不错的老师,讲课比别的老师要活泼,他的课上很少有人玩手机,讲得也很清楚,该正经的时候正经,该开玩笑的时候开玩笑。

听说雷狮是个很成功的商人,飞往世界各地谈生意的那种,身家多少不好透露,所以不屑于当明星,也许还没他谈生意赚钱多。至于当老师,只是个他的爱好,他根本不靠当老师赚钱,据他自己说是因为觉得可以和年轻人接触,感受下年轻的气息。

可他根本不老,才三十出头,而且看脸的话最多二十四,年轻得要命,思维比安迷修这个刚成年的大学生还活泛,他在课上的梗很多,时常把全班逗得笑起来。

安迷修不常上网,不太知道这些梗,品了半天哪里好笑,才后知后觉地跟着笑起来。这个时候,雷狮的眼睛就会看过来,只盯着他一个人看。

雷狮的眼睛很好看,是罕见的紫色。他有点近视,上课的时候习惯戴眼镜,但眼镜也挡不住颜值,看起来还是很帅。安迷修突然不敢笑了,明明大家都在笑,为什么只盯着我一个人看呢,难道我做错了吗?

于是他赶紧绷住脸,不笑了。那样子看着很傻,这回是雷狮没憋住,笑了出来。

安迷修承认自己心里是对雷狮有想法的,除了老师之外的想法。他不是纯直男,在很久以前就知道了,但没想到这次竟然是对自己的老师起了心思。

他努力让自己不要去想这些,却在雷狮主动找到他的时候不攻自破。

“我挺喜欢你的,”雷狮说这话的时候特地凑近安迷修,语气有些暧昧,“我直说吧,我想包养你。”

安迷修一阵头晕目眩,他答应了。

他觉得自己那个时候是幸福得头晕目眩,他为那句“我挺喜欢你的”而心花怒放,太好了,我喜欢的人也喜欢我,于是忽略了后面的“我想包养你”究竟是什么意思。

事后安迷修才反应过来,他躺在床上,恍然发现,“我想包养你”和“我想和你谈恋爱”好像是两个意思。

包养究竟是什么意思,安迷修不明白,不是好词,和富婆这个词一样,不对,更见不得光一些,网上有传过什么小鲜肉被富婆包养。但是,如果不被包养的话,他可能就没机会接触到老师了……

所以,做出的决定,应该不是错的吧?安迷修努力说服自己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被包养之后,其实有一段时间,他们之间并没有出现什么本质变化,正常师生关系,雷狮讲课,安迷修听课,只不过雷狮投给安迷修的目光相比较其他人更多一点,光这一点就让安迷修满足很久,就好像他们是真正的互相喜欢一样。

不过这和包养有什么关系呢?

 除了那顿饭,雷狮没和他说过话,连微信都不找他聊。安迷修看着空白的微信聊天记录,上面只有几句自己发的“早安”,雷狮回一句“嗯”往往在几个小时之后,也不知道是真的忙还是故意不理自己。

好像成年人都是这样的,很忙,很少理人。

直到有一天,雷狮主动给他发了消息。

“晚上七点,我去你学校门口接你。”

收到消息是在晚上六点,安迷修正在抱着从食堂买回来的牛肉粉吸溜吸溜,旁边摆着高数书,收到雷狮的消息时差点把牛肉粉打翻。

他拿起手机的时候哆哆嗦嗦,对这个世界的真实性存疑,甚至觉得太阳真的是可以从西边升起来的。

他在回复栏里敲敲打打,可是我高数作业还没写完呢。

——马上删掉。这都什么时候了,好不容易雷狮主动找他一次,还管作业干什么。

于是他飞快地回复:好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坐上雷狮那辆肉眼可见很贵的跑车,安迷修心似擂鼓,表现在脸上就是根本都不敢看雷狮,要么低着头抠安全带,要么扭头看风景。

雷狮被这小孩逗乐了,说:“安迷修,回过头来,看着我。”

安迷修听话地回头,看他的眼神还是躲闪,就像做错了事一样,问:“老师,今天叫我出来是有什么事吗?”

有什么事,雷狮又笑,“没事就不能叫你出来了吗?正好我今天晚上闲着,就带小男朋友出来玩,不行吗?”

小男朋友,雷狮的咬字太过分了,安迷修的心又膨胀了起来,我是雷老师的小男朋友,于是接下来的路程都变得欢快,安迷修默不作声地自己开心。

直到雷狮把车开到本市的奢侈品商场,安迷修才如梦初醒。

“带你买衣服。”雷狮说得很干脆。

安迷修想说不用带我来这里买,他的衣服就是平时在网上买的,比较便宜,反正他对穿衣打扮没什么要求,那些奢侈品店的价格都过分了,安迷修看一眼就想跑,雷狮把他拽回来:“跑什么,我给你买。”

“别老穿白衬衫了,看起来真的很土,你是什么乡村老干部吗?”雷狮不忘补上一句吐槽。

于是安迷修只能老老实实地被他带进那些奢侈品店,价格实在触目惊心,雷狮问他喜欢哪件,自己挑。他心想这个价格他哪喜欢的起来,一件衣服而已,怎么会卖到这个价,横竖都觉得不值,也就欣赏不来——贫穷限制了他的审美。

雷狮拿起一件风衣往他身上比划:“挺好看的,你去试试。”

安迷修并没有觉得这件风衣在他身上有多好看,他在试衣间里看了一眼吊牌,被吓得吐舌头,这样一件看起来挺普通的衣服价格竟然上了五位数。

对着镜子,把金子穿在身上,安迷修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,他只想赶紧脱下来。但雷狮开口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“我……”我觉得一般,安迷修想这么说,但看了一眼身旁的导购小姐,又觉得这么直说不好,于是模棱两可道,“还行,挺好看的。”

“我也觉得挺好看的,你适合这种学院风。”雷狮打了个响指,“就要这件了。”

等等——

安迷修知道雷狮有钱,但没想到他会这么有钱,买件上万的衣服连眼都不会眨,雷狮让他把吊牌摘下来,直接穿着新衣服走,他还在别扭:“老师,这个真的太贵了,我不能收这么贵的礼物。”

“还好啊,Burberry的衣服价格也不算贵,只是觉得你比较适合他家的风格而已。”

雷狮总是这么语出惊人,安迷修觉得可能真的是自己不懂有钱人的生活。

接下来,雷狮又带着安迷修横闯各大奢侈品店,给安迷修配了一身上下的行头,致力于把安迷修往学院风的方向打扮(“学生就该有点学生的样子”,雷狮语)。安迷修晕头转向地被他领着,心想雷狮是不是有什么服装搭配的爱好,而自己成了小模特。

“打扮打扮之后看起来还挺像个人的。”雷狮对自己的搭配颇为满意。

雷狮的眼光确实比他好,安迷修对着镜子看了看现在的自己,好像是比之前好看一些——如果衣服的价格能便宜两位数就更好了。

“小朋友现在有女朋友没?”雷狮冷不丁地问。

“啊?”安迷修被吓了一跳,“没呢。”

“我猜也是,就你之前那个穿衣打扮,哪个小姑娘能喜欢得起来。”

安迷修决定豁出去了:“没关系啊,反正老师喜欢我。”说完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,觉得自己有点厚脸皮。

雷狮回头看他,似笑非笑,安迷修有点怕是自己说错话了,站在那里一动也不敢动。但是雷狮伸手,捏了捏他的脸:“好啊,我喜欢你,小混蛋想没想好今天晚上怎么报答我?”

怎么报答,安迷修愣了一下。雷狮低头看了下手表:“已经晚上十点了。”

晚上十点,从这里开车回学校需要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,也就是十一点,宿舍楼十点半关门,之后回去的都要被记晚归,会扣分……安迷修陷入了纠结。

雷狮猜出来他在担心什么了。“想什么呢,你今天晚上怎么能回宿舍。”他说,“你跟着我在外面住一晚。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安迷修觉得这个晚上过得实在是太迷幻了。他跟着雷狮走进五星级酒店的时候还晕晕乎乎的,脚仿佛踩在云朵上。

他还没进过这么金碧辉煌的地方,刚才进门的时候,服务员站成一排鞠躬,齐声道:“领导好!”这把安迷修吓了一跳,赶紧摆手说:“我不是领导,我不是领导……你们好。”

雷狮在前台开房的时候,在一旁不知所措的安迷修收到了服务员小姐姐递过来的两袋饼干。小姐姐笑得很甜,说欢迎入住,祝你们度过愉快的一晚。

是刚出炉的希尔顿松饼,还热乎乎的,散发着香味。安迷修第一次得到这么好的待遇,受宠若惊。这时雷狮也办好了入住手续,看到安迷修拿着饼傻站,伸手在他眼前晃悠了一下。

安迷修如梦初醒:“你办好啦,啊,那个,”他把饼捧过去,“要吃吗?”

雷狮看了一眼,低头凑过去,不言而喻,要安迷修喂他。

安迷修的脸又不自觉地红了,他趁服务员小姐姐在看别处的时候,飞快地从袋子里拿出饼喂到雷狮嘴里。

雷狮故意只咬了半块,就把嘴移开:“太甜了。”

诶?真的吗?安迷修将信将疑地就着剩下的半块饼吃下去,奇怪,他怎么没觉得很甜?

逗小孩成功的雷狮在前面走,一脸得意地笑,而身后的安迷修则在一边吃饼一边强装镇定。没用的,在雷狮打开房间灯的时候,他心还是咯噔一下。

房间很华丽,很宽敞,像宫殿一样,但是——怎么只有一张床?

安迷修张了张嘴,刚想说什么,雷狮把外套往衣架上一挂,便径直进了浴室:“我先去洗澡了。”

安迷修看着他把门关上,愣愣的,一个人抱着袋子去坐到一边吃饼,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哗哗。雷狮叫他出来怎么可能只是为了买衣服,毕竟这可是被包养。

……看来就是今天了。

内心竟然有一种悲壮的感觉油然而生。

安迷修吃着饼,越来越紧张。

他很清楚是跑不掉了,但是奇怪的是,他也不想跑,尽管他知道他现在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一个正常大学生该做的——比如和自己的老师出来开房。

他对这方面并非一窍不通,片还是有偷偷看过的,他怕被雷狮看不起,想到这里,安迷修突然莫名有了自信和决心。他放下饼干,喝了杯水,又往嘴里塞了一颗薄荷糖,起身走到床头柜。

他小心翼翼地拉开抽屉,说实话,拉开的一瞬间还是有被里面一式齐全的工具吓到的,他手抖着拿起其中的一个,不想头顶就有阴影笼罩下来。

“你干嘛呢?”

雷狮已经洗完澡了,穿着浴袍出来,这个时候正在擦头发。他出来的太不凑巧了,抓小孩了个正形,看到蹲在地上发愣的安迷修和那一抽屉的成人用品。

安迷修沉默。雷狮憋笑。

“……我去洗澡。”安迷修马上把抽屉关上,侧身从雷狮旁边逃走。他甚至都不敢多看一眼雷狮——他刚才只是粗粗瞥了一下,看到雷狮大开的领口,就已经慌乱了。

安迷修逃进浴室,打开花洒,希望水能让他心态平静一点。

他这一洗就是洗了半个多小时,雷狮自然明白小孩现在在紧张什么,也怕把他逼得太狠了,就过去敲了敲浴室的门:“你慢慢洗,我打两盘王者就睡了。”

说完雷狮躺回床上,摸来手机,还没来得及打开游戏,就听到浴室门嘭的一声响,安迷修竟然这么快就洗完了,头发还在往下滴水,也不说话,紧张兮兮地看着雷狮。

雷狮内心发笑,表面还是平静,假装专注于游戏界面,安迷修爬上床,挪过来盯着他看。

不得不理,雷狮只好抬头看他:“你干嘛?”

抬头就对上了安迷修狗狗一样的眼睛,这个时候的安迷修竟然看起来有些委屈,他小声说:“别玩了。”

雷狮马上懂了他的意思,关上手机放到一边:“行,那睡觉吧。”

成年人心很坏,玩的好一手欲擒故纵。安迷修还看不出来,以为雷狮真的要睡,赶紧拦住他,拦住了也说不出话,欲言又止,只知道往雷狮身旁凑,声音也越来越小:

“我想做。”

看来小孩这次是认真的,雷狮还想再逗他一下:“不用勉强,我知道你还没准备好……”

“我准备好了!我可以的!”

雷狮靠在床头,要笑不笑地看着他,安迷修欺身上去吻他。

这是安迷修第一次接吻,但他看过电影里的接吻,所以也不算太生疏,撬开雷狮嘴唇还是很轻易的,舌吻这方面他甚至有点天赋异禀。他说话的时候咬字都暧昧不清:“可以吗,老师?”

他边吻边蹭,雷狮被吻得喘不过气起来,下面又被顶得难受,他把早就放在枕头下面的东西递给安迷修:

“会吗?”





TBC.

文档告诉我上次编辑的时间是一个月以前,2.22之后我就没动过这个文档了,想了想还是不要放着积灰了,发一发前半段(究其原因是车技不精,没写完)

待本人重新定义中国女团以及找到合适的停车地点再更新下半段,这年头找个停车点也太难了